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病号”陈奎的一天

2017-05-15    来源:武汉公司 段琼琳     点击量:3046

    四月,东部非洲,坦桑尼亚63.8项目。

  副经理陈奎这两天精神不太好,虽然昨天夜里让队医打了退烧的点滴,但持续的发烧仍然让他感到头疼,全身无力。

  正值坦桑尼亚旱季来临,项目已经具备了大干的条件。偏偏这时,开沥青撒布车的老蒲去了北方的59项目,其他人都不会这个,只能“病号”陈奎亲自上了。

  从沥青搅拌站开来撒布车,调好沥青撒布量,陈奎又登上了驾驶室,开动车子,按照试验确定的车速,匀速地向前。半幅500米地段的粘层油洒完了,监理方传来监测数据“洒布量合格”。陈奎轻轻地松了口气,又开启撒布车,进行另外半幅的洒布。看看天空,已是烈焰当午了。

  食堂送来了中午饭,陈奎没有一点胃口,勉强喝了几口汤,便拖着沉重的步子向正在不间断施工的K97处走去。摊铺机像一张大嘴一样,将一车车沥青混凝土吃进,又从扁扁的尾部带着热气吐出,经过轻度锤压,形成平整的带状沥青混凝土路面雏形。

  “检测温度多少?”陈奎边擦脸上的汗边向试验员询问。

  听到刚好“147°C”的答复,陈奎又俯身检测松铺厚度、横向平整度、纵向平整度,均与试验室交底完全相符,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继续指挥胶轮压路机开始碾压,双钢轮压路机随后紧跟。

  下午四点半,半幅600米长地段的沥青混凝土面层路面施工完毕。印度总监BAZILI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做了个“OK”的手势。陈奎知道,这从早上四点四十开始的一天没有白费。

  回到营地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浑身无力的陈奎刚躺下,队医就拿着药瓶过来了。“看看沥青混凝土的检测强度去”,陈奎想着,连忙朝队医摆摆手,向着试验室走去。虽然他知道已经做了三十多千米了,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只有看到最后的检测数据才能让自己放心。

  晚上七点,检测数据出来了,各个检测点全部合格。陈奎脸上露出了微笑,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让队医挂上了点滴。
                               (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