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华商报】24岁女塔吊司机:“妈妈啊,我想了你22年,你在哪里?”

2019-03-11    来源:西安公司     点击量:834

    每次在120米高空一边工作一边俯瞰万家灯火时就是她最思念妈妈的时刻。

    “我2岁时妈妈就离家出走了,22年,我每天都想妈妈!我想看看她长啥样。”昨日,在陕西师范大学老校区一处工地的项目部,徐星华说着说着就哭了。

塔吊上俯瞰万家灯火时最思念妈妈

   徐星华24岁,原名徐星菊,西安一名塔吊司机,旬阳县仙河镇王坪村人。3月8日,华商报A7版报道了《24岁徐星华塔吊司机 120米高空每天呆10小时》,徐星华每天要在120米的高空独自作业10小时。她说:“每个月7000多元能保证我生存,养活两个孩子。”

   昨日,徐星华告诉记者,每次在120米高空一边工作一边俯瞰西安的万家灯火时,就是她最思念妈妈的时刻。3月8日,她从中铁七局灞桥区一个项目工地换到了陕西师范大学老校区一处工地。

   “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辛苦的活都干吗?”她突然问。

   记者:“为什么?”

   徐星华:“因为我想找我的妈妈,所以要多赚点钱。”刚一开口,徐星华的泪就汹涌而出。

小时候被欺负躲在角落流泪

   徐星华的爸爸患有精神病,经常打妈妈。在徐星华两岁那年,徐星华的爷爷徐运策对儿媳张菊花说:“你走吧,再这样打下去你的命都没了。”张菊花带着刚出生的儿子离开了村子,从此,徐星华变成了没娘的孩子,与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靠炸麻花赚钱抚养孙女。上幼儿园时,徐星华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接送,就问爷爷:“我妈呢?”爷爷说:“你妈去世了。”

   后来,亲戚邻居的话传到徐星华的耳朵里,她知道妈妈没有死,只是离家出走了。那时起,徐星华就有了心愿:一定要找到妈妈。

   徐星华上学时被嘲讽“没妈的孩子”是家常便饭,有的同学还会动手打她。住校时,因为爷爷给她缝的被褥上布满补丁,没有同学愿意挨着她睡。每次被欺负时,徐星华都躲在角落里流泪,想妈妈。徐星华很好学,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的前十名。同学们喝过水的塑料瓶,她捡来卖了,买一袋盐回家给爷爷。

   爸爸病情发作后就会打徐星华,有一次她又被打了。“我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拿刀片割腕,看到流血有点害怕,我不想死,因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见到妈妈。”徐星华说,“我就走出房门,让爷爷帮我包扎。”

   后来,爸爸也离家出走了。

15岁坐火车到河南找妈妈

   徐星华初一没上多久就决定不念书了。“爷爷年龄大了,供我念书太难了!”辍学后她跟着表哥去工地打工赚钱。

   村里不少人说妈妈被拐卖到河南了。15岁时,在工地赚了一点钱的徐星华便买了一张开往河南的火车票。“到站后,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妈妈,身上的钱也不多,我又买票回来了。”徐星华说,18岁时爷爷离开人世,“唯一的亲人走了,我更想妈妈了!”

   晚上想妈妈时她就躺在床上流泪,有时候会买一瓶白酒喝。徐星华说:“我从来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滋味,我想找到妈妈,看看她长啥样儿。妈妈啊,我想了你22年,你在哪里?”

  村支书:查不到她妈妈信息

   徐星华只知道妈妈叫张菊花,其他信息一概不知,也没有妈妈的照片或物品。

   3月8日,徐星华的姑父万为海告诉记者:“她妈妈大约1米62,性格很好,很勤快。徐星华从小就懂事,希望她能实现心愿。”

   3月8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旬阳县仙河镇王坪村村支书许本学,“徐星华的爸爸是精神病人,失踪了,她妈妈到底是离家出走还是被人拐卖,也不确定。村里统一登记户口办理身份证时张菊花已走了,所以查不到她的任何信息。”

   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您有徐星华妈妈的线索,请拨打华商报24小时新闻热线029-88880000联系我们。 华商报记者 任婷 摄影 张杰 陈团结

                          (集团公司党委宣传部编发)

新闻链接

http://ehsb.hspress.net/shtml/hsb/20190309/716483.shtml(3月9日A05版